進入了四月,德國波恩老城區的櫻花開始綻放。往年,“波恩櫻花街”都會在這個時節吸引全球各地的遊客。而在今年,前來賞花的大多為本地人。警方在老城區加強了巡邏警力,隨時警告民眾不要距離過近,不過,明媚春光下,依然不時有人忘卻了肆虐的新冠疫情。

新冠疫情下的新奇觀

新冠疫情下的新奇觀

進入了四月,德國波恩老城區的櫻花開始綻放。往年,“波恩櫻花街”都會在這個時節吸引全球各地的遊客。而在今年,前來賞花的大多為本地人。警方在老城區加強了巡邏警力,隨時警告民眾不要距離過近,不過,明媚春光下,依然不時有人忘卻了肆虐的新冠疫情。

新冠疫情下的新奇觀

荷蘭的鬱金香、肯亞的玫瑰……疫情之下,綻放的鮮花並不一定能像波恩老城區那樣給人們帶來好心情,世界各地的花農們就苦不堪言。肯亞的Bliss Flora花圃,以往每天要向海外市場出口12萬朵玫瑰,而如今,這些鮮花很可能直接被當作垃圾銷毀。

新冠疫情下的新奇觀

女士們長髮飄飄情緒穩定,男士們發如鳥巢心急如焚。3月中旬之後,許多歐洲國家的理髮店都紛紛關門。那些沒能在最後時刻前去照顧理髮店生意的男士們,這些天紛紛開始自己動手。在英國牛津的一間理髮店屋頂上,兩名年輕人就互相打理起了對方的“鳥窩”。網路電商的資料則顯示,連日來,理髮工具的銷量顯著上升。

新冠疫情下的新奇觀

德國威斯巴登的這對新人,倒是手捧鮮花,髮型也還不錯……但是,婚禮上卻不見賓客。德國的社交隔離令,讓許多對戀人都全盤推翻了原先的婚禮方案:要麼改期、要麼冷冷清清。不過,這對新人還算幸運,至少還能在一起。

新冠疫情下的新奇觀

博登湖畔的德國城市康斯坦茨與瑞士城市克羅伊茨林根比鄰而居,本質上是一個城市。國境線在這裡只有象徵意義,以往根本不會引人注意。不過,疫情爆發後,德瑞邊境被封閉,城市內拉起了鐵絲網。被迫分隔的戀人們,起初還能隔著鐵絲網十指相扣、唇齒相依。衛生部門顯然對此很惱火,於是在剛剛過去的週末拉起了第二道鐵絲網。

新冠疫情下的新奇觀

德國人民摯愛的白蘆筍,即將迎來收穫季節,按照傳統,蘆筍產區每年都要評選出“蘆筍女王”。不過,今年的蘆筍女王Saskia註定是“光杆女王”,她甚至不得不自己戴上桂冠。而更嚴重的問題是:沒有歐洲鄰國短工們的幫忙,德國的農場根本沒有足夠的人力來收割地裡的蘆筍。

新冠疫情下的新奇觀

人類並非這顆星球的唯一主人。瘟疫之下人類禁足不出,動物們紛紛登場佔據空間。在布魯塞爾的街頭,一隊禿雁氣宇軒昂地穿越街道,甚至還頗守規矩地走了斑馬線。也許,真如2019年熱播美劇《血疫》所說,人類本身才是地球上的病毒,所謂瘟疫,不過是大自然啟動了免疫系統。

資料來源:德國之聲

發表迴響